2024年06月24日

回到使徒时代的健康教会 | 为何当下中国教会轻视圣灵的工作?一北方牧师从四点剖析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9月04日 09:12 |
播放

面对中国教会的现状,有人担忧说相比前些年,中国教会在走下坡路;也有人说历史总是有高山有低谷,中国教会正在经历一个低谷,接下来必然会迎接复兴。

下坡也好,将来会谷底反弹也好,作为当下的基督徒,我们需要反思我们的时代。一方面我们要相信上帝的主权,不要对教会失去盼望;另一方面我们需要认识我们的问题,看到我们偏离的地方,尽快回归到主所喜悦的道路上去。

为了探索中国教会的出路,各地的牧者都有思考和学习。虽然在具体的方式方法上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不管是南方的教会还是北方的教会,不管是强调教义的教会还是强调灵恩的教会,不少教会牧者所看见的和所持有的观点中有一条是相同的:今日教会需要回归到使徒时代的教会。

一位牧养北方教会多年的权牧师(化名)认为,使徒时代的教会有许多特质,其中第一点是使徒时代非常重视圣灵的洗。

权牧师是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东北教会的复兴中被兴起来的青年牧者,他本人经历过圣灵的工作。90年代初期,他多次看到批量信徒受洗的兴旺场景,也见证了很多教会在早晨四点钟、五点钟开始祷告,他还常常听到弟兄姐妹在聚会后或欢喜或流泪见证主的恩典和大能……他是东北教会复兴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他认为,中国教会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期所经历的属灵复兴全然是圣灵的工作。

他也目睹了东北教会在上世纪90年代末增长变得缓慢、进入2000年之后则已经呈下滑的趋势。他也与其他地区的牧者有过交流,发现2000年之后不仅仅东北,很多地区的教会光景都不如从前复兴。很多牧者和同工感叹,从前的复兴是圣灵的工作,今天的衰落是因为圣灵的工作少了。

权牧师指出,看到教会发展得缓慢不能简单地说圣灵不工作了,把责任归到圣灵。圣灵工作有自己的时候,圣灵在不同阶段对教会的带领方式不同。但从整体看,当下中国教会的复兴度和几十年前比确实是下滑了。至少从外表上看圣灵的工作没那么强了,教会要承认这个事实,也需要从自身角度反思为什么我们没能持守住圣灵的工作。

权牧师分析其原因之一是中国教会在重视圣灵这个方面出了问题。为什么中国教会变得轻视圣灵的工作了呢?他列出几点原因供我们思考。

一、 教会的不成熟

权牧师表示,上个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中国教会复兴的火焰,从温州到河南和安徽,再到全国各地。当时的确有一批被主兴起特别有恩膏的仆人,他们渴慕话语,追求祷告,也用尽自己的全力来传福音,带领了许多弟兄姐妹信主。那一时期,很多弟兄姐妹在聚会中被圣灵充满,认罪悔改,病得医治。有些人得到了说方言、翻方言、医病赶鬼的恩赐,还有一些大哭、大笑、又唱、又跳的现象。

权牧师反思这段历史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很多弟兄姐妹在经历圣灵的能力之后,不懂得追求属灵生命的晋升,反而沉浸在“新酒灌醉”了的状态中以及追求更多的属灵恩赐上。这导致一方面自己的生命没有突破,另一方面也阻挡了很多人认识救恩和圣灵,因为很多人对于信主的印象就是又哭、又笑、又跳。这种情况的发生也跟牧者分辨和把控这些现象和场景的经验不足有关。尤其是初期,很多人一味追求圣灵充满。

权牧师看到使徒时期的圣灵充满是不同的。五旬节圣灵降临,门徒被圣灵充满,虽然在别人看来可能也是混乱的,因为人们用“新酒灌醉了”来形容他们。但使徒们在面对官长以及传道的时候是大有能力的,是逻辑清晰的。而且圣灵是使人成为圣洁的,圣灵是使人明白真理的,是带领人突破情欲的试探和各样罪的压制和捆绑的,不仅仅是停留在表面的哭、笑、说方言、病得医治等上面。

二、邪灵的搅扰

其次,权牧师看到有邪灵的搅扰。他说,圣灵的工作越强,邪灵也越不甘心。哪里有圣灵的作为,哪里也会有邪灵的假冒;真先知有,但常常假先知比真先知还多,冒充的给教会带来混乱。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权牧师解释说,2000年之前,福音主要是在农村开始复兴,而当时人们的知识水平有限,圣书的学习资源很少,在牧养跟不上的情况下,很多信徒在真理的理解上会有一些偏差,这也导致福音在传播的时候就会出现被扭曲的现象——本来是见证耶稣的救恩,慢慢变成传播个人的主观经历和见证了。

因为在真理上模糊,邪灵就会趁机蒙蔽一些人,欺骗一些人。有人开始的确是被圣灵充满,聚会中,圣灵降临,有人会说方言,说预言,有医病赶鬼的恩赐。但是时间久了,因为忘记了这是圣灵的恩赐,轻看了真理而变得骄傲起来,本该把荣耀归给上帝,却开始高举自己,结果反被魔鬼攻击。

权牧师自己认识一个非常反对追求圣灵充满的姐妹。这个姐妹是1980年代的传道人,曾经也是小有名气的讲道人。她反对追求圣灵的原因恰恰是曾经追求圣灵充满,但因为没有正确的教导而意外被鬼附了五年。                            

教会里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这样的事情给大家带来恐惧。有人会说:你看圣灵充满很危险啊,你看某某人最后被邪灵充满了……

因为邪灵在教会里的扰乱,人们不敢追求圣灵了。权牧师指出这是仇敌的计谋:邪灵害怕人们依靠圣灵对抗它,就给人错误的、假冒的来混乱教会。因此,基督徒一定要追求真理,若不认识真理,向圣灵敞开也就伴随着一定的危险。

三、人意的混乱

当圣灵降临,有些人得到圣灵的恩膏。有人得到信心的恩赐,有人得到医病的恩赐,有人得到先知的恩赐,有人得到方言的恩赐……但是这些恩赐都是圣灵随己意分给个人的,如果人不长久地持守在上帝的同在中,慢慢地,恩膏也会失落。

有的人明明上帝的同在已经失去了,还强调自己有恩膏,就用人意做事。权牧师举例说,大概80-90年代开培灵会,很多人渴慕主的道。在会场中,传道人做个祷告,唱首诗歌,分享主的道,整个会场被圣灵充满,大家就开始流泪、认罪、悔改。同样的传道人服事,过去有圣灵工作,现在没有了,怎么办呢?就有人开始想用人意制造圣灵。

怎么用人意制造圣灵呢?有人在聚会中喊口号或者跳舞等方式。作为一个经历过圣灵充满的牧者来说,看到这些现象,权牧师感到很悲痛,“聚会喊口号没有问题,跳舞也没有问题,但不要说成是圣灵充满。在我看来,这是人意的嘈杂!这些年来,灵恩教会太混乱了!有人说圣灵充满像叠罗汉,无论男女倒在一起,我觉得这不好。圣灵不是混乱的,圣灵是温柔的、顺服的。先知的灵是顺服先知的。”

“扑倒”是一些灵恩教会证明被圣灵触摸的现象。权牧师的一位朋友亲身经历过。他的这位朋友,开始对扑倒持怀疑态度。一次聚会中,当地教会请来一位牧师,据说为人按手祷告,对方就会扑倒。这个朋友在被祷告的时候悄悄站成丁字步,心想,“看你怎么按到我?”但牧师为他祷告的时候,他的确体会到有一种能力,第一次按手,他退后了几步,继续站住。当牧师再一次按手的时候,他感到有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砰的”一下就倒了。倒下之后,整个人就降服在上帝的面前了。

权牧师本人对圣灵的态度是开放的,但他是很理性的人,做任何事情,他需要看到圣书根据。他讲述了自己所经历的一个例子:权牧师本人也邀请去参加一次“扑倒”的聚会。在这次“扑倒聚会”中,他开始在会场后面,台上的讲员祷告,会场的确很多人倒下了,他没倒;讲员说为牧者祷告,还是没倒;然后请牧者到前面来,权牧师也没倒。到了休息时间,吃饭的时候,有同工给讲员介绍权牧师,说他是当地教会的牧师。讲员说了句:“怪不得!”下一场讲道,讲员说:“有些牧师特别骄傲,怎么按都不倒。”

权牧师的妻子私下里对权牧师说,“你就倒一下不行吗?人家都说你太骄傲了。”权牧师说,“我没感觉到要倒啊!没感觉我也不愿意啊。”那一次,权牧师看到虽然很多人的确倒下了,但有的是被摔倒的,有的是被“吹”倒的。倒下之后,讲员让大家做见证,一个被吹倒的弟兄说自己不想倒,是被讲员吹倒的。讲员问为什么吹倒了呢?这个弟兄的回答是:“你的口太臭了,把我熏倒了。”

这次哭笑不得的经历让权牧师印象深刻,他说,“有些人,按不倒,给你摔倒,摔不到给你吹倒。按不倒、摔不倒、吹不倒,就说你骄傲。这不就是人意的东西吗?掺杂人意的事奉,给人带来毁谤的把柄。事奉中太多的人意恰恰拦阻了圣灵的工作。我们需要人来到上帝面前,需要谦卑降服,圣灵不工作,我们就只管等待。等到圣灵自己降临,那是纯洁的,是没有掺杂的。纯洁、没有掺杂的圣灵工作才能带来生命的更新和改变。”

四、错误的教导

权牧师在服事当中还感受到一个明显的现象,2000年之后,中国兴起很多神学班,有一些神学教的是比较中肯和客观的,所教导的对信徒和工人的生命成长也有帮助,比如有些教导圣书权威、释经学、教会历史等内容的牧者,但是有些主流神学却在教导圣灵恩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神迹奇事已经过时了。他们主张完善的管理模式和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他们讲道更加理性。人们用理论吸引有知识的一代,以至于很多老年人和文化水平低一点的人听不懂他们的讲道。

权牧师表示,“神学的确重要,但还是不能取代真理,神学只是一门学问,而且很多神学也夹杂着人意。尤其是新神学,新神学受后现代主义的影响,主张凡事都是相对的,神迹是相对的,连圣书的绝对性也是相对的。五花八门的神学教育导致错误的教导慢慢在教会中延伸。”

而真正上帝所兴起的复兴教会的仆人都是注重圣书真理的人。宋尚节在美国荣膺博士之后,曾进入知识代替信仰的神学院,内心十分迷茫。但在一次奋兴会后,他开始悔罪人生,因此他得到了“灵洗”,赦罪的喜乐使他长歌不已,他时而流泪,时而欢笑感谢上帝,加上一些令人误解的言行,致被误送入疯人院一百九十三天,但他却在疯人院学习十字架顺服之路,在半年的时间中,他把全部圣书读了四十遍,深刻领会上帝所启示的圣书真理。

宋尚节当时在读的神学院把宋尚节被圣灵充满当做神经病,2000年以后的中国教会也有这样的趋势。权牧师认为神学教育应该服务于圣书真理,但由于中国教会本身的不成熟,一些神学本身存在着一定的偏差,最终导致很多神学掺杂了人的理学。当前,各个宗派都有各个宗派的思想和观念,这也说明每一个理论都不是完全合乎圣书的。

权牧师提醒我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

结语

内在的因素有教会自身的不成熟,人意的掺杂,外在的因素有邪灵的搅扰和错误的教导,这些是权牧师所看到的今天教会或拒绝、抵挡,或追求圣灵的工作却都带来灵恩失落(或者说是教会失去圣灵能力)的一些原因。权牧师盼望我们的教会能够找到自己失败的因素,吸取教训,愿意回归到圣书真理当中,耐心等候圣灵的工作。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