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专访|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白乐潍女士:期待中以之间有更多文化交流

作者: 李嘉言翻译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7月03日 06:39 |
播放

编者按: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白乐潍(Ravit Baer)女士在接受《China Christian Daily》独家专访时,赞叹于2023年1月自她上任以来看到中国的快速发展。作为一名出生并成长于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她深入探讨了犹太社区与中国之间的历史渊源、犹太人在中国的生活现状以及两国之间丰富的文化和宗教联系。白乐潍强调了教育、传统和现代性在以色列社会中的重要性,并表达了她对两国未来在文化和宗教交流方面的期待。

China Christian Daily:自2023年1月就任驻上海总领事以来,您对上海和中国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白乐潍:过去几年的外交官生涯中,我的工作地主要在科特迪瓦、塞浦路斯或旧金山等地,与欧盟打交道较多。(2023年1月,就任驻上海总领事),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中国的发展令人难以置信。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科学发展和经济增长速度之快令人吃惊。 这些让我感到中国很特别,尤其是在习惯了西方那种往往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来处理事情的官僚作风后。

China Christian Daily:上海和以色列曾有许多历史渊源,其中最著名的是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它讲述了二战期间犹太社区与上海当地居民共同生活的故事。您如何看待这段历史?

白乐潍:重要的是需要知道,中国和犹太人之间的关系与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从历史上看,犹太人在中国生活始于数百年前,主要群体包括从俄罗斯来到哈尔滨的犹太人和从伊拉克来到上海的犹太人。有这样一个故事:在二战期间,20世纪40年代初,犹太人为了躲避欧洲的大屠杀而来到中国。当时,在世界上唯一一处能找到的避难所就是上海。大约有两万名来自奥地利、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犹太人逃离欧洲,躲避纳粹的追杀。纳粹杀害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犹太人,即六百万人,他们当中有两万人成功逃脱来到了上海,居住在虹口区,在这里幸存了下来,并与他们的中国邻居建立了有趣的关系。

我建议对这个故事有兴趣的人可以去参观讲述这个故事的纪念馆。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位于虹口区,该纪念馆的存在离不开上海市政府的努力。在那里,您可以尝试探索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史。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许多来到上海的难民最后都去了以色列,还有一些去了美国。在以色列有相当多这些曾来过中国的犹太人的二代或三代难民后裔。

但是,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实质性关系始于以色列国和现代中国的建立。1949 年,以色列是最早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两国于1992年建立外交关系,并于1994年在上海开设领事馆。今年,我们将庆祝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馆成立30周年。在上海的30年里,以色列和中国的关系取得了许多进展。许多中国专家前往以色列学习医学和农业。我们在技术能力方面具有优势,我们也一直很乐意与中国分享这些。

China Christian Daily: 您能介绍一下犹太人在中国的情况吗?比如我们之前听说过的上海有拉结会堂(又称西摩会堂)。您能否介绍一下犹太人在中国犹太会堂聚会的情况?中国其他地方还有开放的犹太会堂吗?

白乐潍:目前中国的犹太人口非常少。我不能说我们有一个犹太人社区,但在上海有几个犹太中心,人们可以在那里庆祝犹太人的生活和节日,可以做一些遵循犹太传统的事情,比如割礼,这是我们在男婴出生后第8天为他做的手术,标志着他成为了犹太人。那里还可以举行成年礼,男孩在 13 岁、女孩在 12 岁时举行的仪式,标志着他们进入成熟的生命阶段。任何与犹太人生命周期有关的事情都可以在这些犹太中心进行,他们还有一所教授希伯来语和犹太人生活的学校。

我估计有几千犹太人,因结婚、工作或学习等各种原因住在这里(中国),但他们有点分散,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国籍,不过他们确实有着共同的犹太教信仰。

上海有两座历史悠久的犹太会堂,其中一座位于犹太难民纪念馆内。我记得它现今已经不作为犹太会堂被使用了,但它仍保留着犹太会堂的特征。第二座就是拉结会堂,它由从伊拉克来到这里的犹太人建于20世纪20年代。这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建筑。遗憾的是,由于需要翻修,它不能经常用于犹太人的日常聚集,只能用于庆祝重大节日。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可能的翻新方案。这所会堂属于上海市政府所有,他们也会负责考虑翻修。我们希望有一天它能成为一个全时间都可以被使用的犹太会堂,全年提供服务。除此之外,我想哈尔滨也有一座犹太会堂。

China Christian Daily: 您能简单介绍一下以色列的宗教和文化吗?基督教起源于犹太教,目前以色列的基督徒人数有多少,他们生活得怎样?

白乐潍:宗教是以色列的中心,如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从历史上看,早在以色列建国之前,宗教就一直备受关注。对犹太人来说,这里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建立犹太教信仰的圣地,也是犹太民族、选民们的应许之地。

这里也是基督教的圣地,是耶稣生活、诞生、在加利利海边行走的地方等等。他在拿撒勒出生,在耶路撒冷去世。因此,这里有许多与基督徒生活、以色列众多教堂相关的遗迹。19世纪的各个大国都曾在耶路撒冷或其他地方建造了教堂。我出生和成长在耶路撒冷,我知道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找到俄罗斯风格、天主教或英国圣公会的教堂。那里基督徒生活的多样性也相当惊人,因为它不只是一个教派。

根据以色列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以色列有18.5万名基督徒,其中约75%是阿拉伯裔。他们占总人口的比例略低于2%。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女性多于男性,能很好地融入社会,并与社会其他群体和政府保持良好的关系。总之,我认为在以色列的完全的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下,当地的基督徒群体在蓬勃成长。对我们——特别是犹太人来说重要的是,我们国家的任何教派和任何对之感兴趣的人都享有宗教自由,因为我们曾因宗教遭受过数千年的迫害。

China Christian Daily: 有多少中国人生活在以色列,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

白乐潍:由于我们的移民法的限制性,我们无法统计出实际数字,但有一些与以色列公民结婚的小的华人社区。中国学生也在以色列学习,其中一些已经在以色列生活了很多年。还有相当多的工人来自中国,他们在以色列居住有时限— —五年左右。他们主要在以色列的建筑行业工作。他们可能是以色列最大的华人群体。他们有自己的社区和生活,但他们并不打算留在以色列,只会呆一段时间。

China Christian Daily: 以色列非常重视文化和旅游。许多中国基督徒去圣地旅游。您期望这些基督徒游客从他们的到访中获得什么?以色列在这方面有什么具体的计划或政策吗?

白乐潍:以色列有最重要的基督教圣地,如圣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和拿撒勒的天使报喜堂(Church of Annunciation in Nazareth)。到以色列旅游的游客中约有50%是基督徒,约有15%是专门来朝圣的。基督徒游客在目睹新约故事发生的地方时,会产生强烈的情感体验。作为一个在以色列,特别是在耶路撒冷长大的人,我习惯了到处看到朝圣者。以色列的基督徒也非常多。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看到修道院、教堂和布道团。

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部和政府都有促进和支持基督徒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的计划。我们为基督徒游客建立了非常完善的旅游基础设施。我们参加了与此相关的国际博览会。自2023年10月7日以来,以色列一直陷入在战争中。令人欣慰的是,世界各地许多基督徒团体许多基督徒团体来到以色列进行了人道主义援助。多年来,基督徒和犹太人相处得并不融洽。历史上,犹太人一直受到基督教的迫害,而今天我们看到的情况有所不同。我们看到了两种宗教之间的友谊和同志情谊。我真的希望和平的日子到来,到那时,我们会欢迎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游客来以色列,当然也包括来自中国的游客。

China Christian Daily: 以色列强调传统和宗教,但它也是一个现代社会。如何保持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平衡?

白乐潍:犹太教非常注重教育。犹太信仰中最基本的要求之一就是学习和教导自己的孩子。犹太教正统派会在孩子三岁时就让他们上学。这也是历史上,犹太人在教育、商业以及任何需要知识和教育的领域之所以取得成功的原因。

始于19世纪末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研究了作为犹太人,我们如何看待自己的价值观。来自奥地利的犹太记者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e Herzl)致力于为犹太人建立一个国家。他写了一本关于这个国家将会是什么样子的书,并在犹太人的生活(比较传统和保守)和一个具有现代价值观的现代国家之间建立了平衡。实际上,当犹太人移民到以色列时,他们怀有很大的动力来创立一个先进和进步的最好的国家。例如,我的哥哥是一个遵守安息日的正统犹太人。他周末不开灯,但另一方面,他是一名电子工程师,正在开发最先进的半导体。

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认为现代性和世俗主义是负面的。作为犹太人,我的犹太传统和背景对我来说极其重要。我教我的孩子们希伯来语,我们庆祝所有的犹太节日,庆祝犹太人的生命周期。我的儿子接受了割礼,我的两个孩子都举行了成人礼和成年礼。我在旧金山住了四年,但因为信的是犹太教,我们没有圣诞树,而其他人都有。另一方面,我也相信自由。对我来说,在作为一个犹太人和确保我的孩子们明白他们是犹太人并将其传给他们的孩子之间找到平衡始终是很重要的,但另一方面,自由而不受严格规则的限制也将犹太教带入了 21 世纪。

China Christian Daily: 您分享说犹太教特别重视教育。以色列也以科技和文化著称。您认为世界可以从贵国学到什么?

白乐潍:我们一直是一个善于解决问题的国家,因为我们别无选择。以色列自建国以来,一直面临着战争和自然资源匮乏的问题,因为以色列大部分地区都是沙漠。圣经中说这里是流奶与蜜之地,但实际上,这里是一片干旱的土地,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例如,我们没有水,就需要找到水的解决方案,因此以色列发明了滴灌和海水淡化技术。

我们知道,由于缺乏自然资源,我们必须投资高等教育和研究。我们真正的自然资源是我们的思想和人力资源。我们总是处于需要找到解决办法的处境中。这些解决方案往往都成为了尖端技术,例如,便携式存储器是以色列发明的,以解决将信息从一台计算机传输到另一台计算机的实际问题。导航系统也是因为GPS无法告诉我们交通堵塞的位置而被发明的,现在它已经归谷歌公司所有。

China Christian Daily:您对以中两国未来的文化和宗教交流有何期待?

白乐潍: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在学术合作和文化交流方面进行了精彩的交流。有很多演出来到中国和以色列,我们的关系也非常融洽。我们有很多姐妹城市,比如上海和以色列北部的海法市,常州市和内坦亚市。从历史上看,犹太人和中国人有许多相似之处,我们都是注重家庭的民族,都有三千年的历史,都重视教育和家庭关系。我认为这一点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中国有14亿人口,而全世界的犹太人约有1500万,以色列的犹太人不到800万。这方面双方差异巨大。

但现在,我们需要等待更安详、更和平的日子。不过,我认为潜力是巨大的。因为在新冠疫情期间,旅游业停滞了,情况变得困难,但就在我2023年1月来到这里后的这一年里,我们看到在1月至9月期间人们对访问和合作非常感兴趣,而且有很多文化活动。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看到很多中国游客来以色列旅游。我认为以色列在娱乐、文化、气候、风景和考古发现方面也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

就文化而言,我认为我们彼此热爱彼此的文化。我们原本计划在这里本邀请几个来自以色列的剧院,包括以色列爱乐乐团。有很多计划中的活动,但遗憾的是没有实现,但我认为它们会实现的。人们对以色列提供的古典音乐、现代舞蹈、世界音乐、爵士乐等表示赞赏和有兴趣。以色列人也对中国文化充满兴趣和好奇。我们一直对来自中国的文化很感兴趣,无论是造型艺术、文物还是工艺品,也包括现代艺术家和音乐家。我们有很好的合作基础,我希望我们能尽快重续这种合作关系。

至于宗教交流,它们是自然发生的,不需要以色列国家的参与。为宗教生活创造一种氛围和基础设施很重要。因此,我们支持宗教机构,以确保他们能放心、自由地与他们想要合作的人合作并接待他们。

China Christian Daily: 您有什么话要对中国基督徒说吗?

白乐潍:欢迎大家来圣地参观,看看你们的历史开始的地方,也看看我们的历史开始和延续的地方。我希望我们能够建立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并在未来加强这种联系。感谢过去八个月来支持我们的所有人。在以色列国历史上,这种联系一直是更美好未来的标志。

原文刊登于China Christian Daily,阅读原文可按此。授权翻译,略有删节和编辑,文中观点代表受访者立场,本平台保持中立。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