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南非新的民族团结政府是否能最终给这个“彩虹之国”带来希望?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7月10日 21:57 |
播放

曼德拉就任南非首位黑人总统之后,决心将四分五裂的人民团结在彩虹之国之下,建立起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南非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多年来宣传的梦想。乐观情绪在全国蔓延开来,似乎南非即将成为世界上和解和非种族主义的典范。

但是,在雅各布·祖马(译注:南非第四任总统,2007年击败姆贝基赢得非国大主席职位)的威逼下,非洲人国民大会在2008年9月要求曼德拉的继任者、自由派运动的总统塔博·姆贝基辞职。之后,这股乐观情绪开始消退。

祖马的上台对于掠夺势力而言是芝麻开花,据说他们由臭名昭著的印度古普塔家族(Indian Gupta)策划,虽然后者在后来逃离了南非。古普塔家族在一场名为“国家俘虏”的狂潮中贪婪地侵吞南非国有企业。但是,他们最大的成功是俘虏了祖马总统,让他成为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政客,甚至还在任命内阁人事上发挥影响力。他们也掠夺了之前强大且有公信力的国有实体,如能源商Eskom和铁路商Transnet。

根据提交给国家俘虏指控司法调查委员会(或作宗多委员会,因为负责人为南非宪法法院副首席大法官雷蒙德·宗多,Raymond Zondo,2018年负责调查国家俘虏的公共调查组)的证据,南非在国家俘虏中总金额超过30亿美元,而古普塔家族就涉嫌掠夺了近10亿美元。

虽然西里尔·拉马福萨(译注:南非第五任总统,也是现任总统)没有参与这场对南非资源的毁灭性掠夺,但他从2009年开始一直担任着祖马的副总统,直至2018年祖马下台,他才接替他成为这个国家的元首。

拉马福萨总统将祖马的任期称之为“失去的九年”。但是,他并不能免于责任。作为副总统,他在国家俘虏时期、国家治理非洲化,背离曼德拉的非种族主义愿景、引入被称之为“停机”(loadshedding)的电力短缺、非国大政府未能提供基本服务及由此引发的人民对非国大信心大失等等,都有着一份重要作用。

对非国大信心的减弱在黑人社区里得到了深刻反映,这也是该政党自1994年以来第一次在今年5月29日的南非大选中失去议会多数席位的原因。本次大选中,非国大从2019年的230席下降到159席,民族联盟(Democratic Alliance)获得87席,祖马另立的新党“民族之矛”(南非语:uMkhonto weSizwe,但也作MK Party)获得58席,经济自由斗士获得39席,印卡塔自由党获得17席。

执政党在5月大选中的失败,和祖马在祖鲁人占多数的夸祖鲁-纳塔尔省发动的脱离非国大的“民族之矛”的成功,使得非国大颜面扫地。非国大被迫认真审视自我、可选择的方案、可团结的伙伴是否合适,以及什么才是对南非最合适的(考虑到非国大一贯的治理不善记录,如果他们是还可以相信的话)。

于是,现在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不像以往那样傲慢的政党,而是一个更加友好、更有和解精神的组建一民族团结政府,包括民主联盟在内的一众反对党,虽然民主联盟通常被谴责为反穷人、亲资本、亲白人、反动且渴望恢复种族隔离的政党。在宣传团结政府时,非国大把民主联盟和反动派及左翼的经济自由斗士都推到角落中。民主联盟必须考虑与非国大结盟,而不是继续作为反对党。

在狂热分子尤利乌斯·马勒马(Julius Malema)的领导下,经济自由斗士以给南非议会带来混乱而著称。马勒马自视甚高,认为自己会在选举后宣誓成为下一任南非总统。与非国大的情况一样,他也被从天上打到地上。

经济自由斗士断然拒绝加入民族团结政府,因为后者当中要包括被他们视之为敌人的民主联盟,但民主联盟虽发表过反对非国大的言论,却也更加务实,还是决定加入进来。主要为祖鲁人的印卡塔自由党也与非国大和民主联盟联盟。6月14日,他们和其他几个小党一起投票选举西里尔·拉马福萨为连任总统。在一次历史性会议上,民主联盟的安妮莉·洛特里特(Annelie Lotriet)当选为南非议会的副议长。

她还是第一位出任这一职务的白人,也是第一位反对派政治家。这是南非政坛上的一个新时代,一个非国大四分五裂政治不得不为更有包容性的国家让路的时代,好让这个国家努力追逐纳尔逊·曼德拉及1976年索维托起义一代人之非种族主义梦想。

当然,在南非,政治上没有搅局者占据议会的一方就不算是正常。雅各布·祖马未能利用法院推翻选举结果,但这并不妨碍到这位被南非宪法法院一致裁定有犯罪记录而不能进入议会的臭名昭著八旬老者狙击民族团结政府,他称呼其为由白人领导的不洁联盟,是为了市场而非人民而得到了大企业的赞助。

在夸祖鲁-纳塔尔省,祖马领导的“民族之矛”与非国大分庭抗争。该党已经加入了由其他六个党派组成的团体,其联合名称为“进步党团”(Caucus)。他们在议会中的表现很可能与进步派完全不一样,还很可能引发混乱。同时,他们也可能在议会之外引发愤怒和不满情绪。

拉马福萨总统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对非国大和南非的领导乏善可陈,让他在党内很容易受到领导力挑战。党外,较少务实和心怀不满的联盟伙伴,南非共产党和南非工会大会正在激烈反对着与民主联盟组建新的执政联盟。

6月19日,拉马福萨总统在比勒陀利亚议会大厦举行的就职典礼上说,选举结果将南非推到了一个必须选择共进或冒着失去过去30年所建立一切风险的紧要关头了。

他说:“此时此刻,需要有着超凡勇气和领导力。需要一个共同使命来捍卫民族团结、和平、稳定、包容性经济增长、非种族主义及非性别歧视。”

他还说,南非人民通过投票明确表示,他们期待国家领导人共同努力。“他们指示自己的代表放下敌意和成见,放弃狭隘的利益,共同只寻求有利于国家的利益。”

他更郑重宣布,呼吁民族团结政府中的各方结成伙伴关系,实现不断增长的经济、更好的就业、更安全的社区和一个为全体人民服务的政府。

他说:“民族团结政府的成立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时刻,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遗憾的是,拉马福萨总统和非国大承诺了很多,但兑现却很少。或许他新的执政联盟伙伴会让他摇摆不定,但他表现不佳、没有兑现所有宏大承诺的记录并不能让人产生信心。

他的内阁任命以及非国大是否真正愿意分享权力及面对反对党中的进步党团,将反映出他的认真和承诺程度。如果他们愿意,南非就有希望。否则,拉马福萨口中的新时代就会像他在2018年2月刚就任总统时宣称的 "新黎明 "一样,只不过是一个落在地上的崇高理想,很快就会在非洲炎炎烈日下挥发殆尽。

南非人民可能要经历一段坎坷道路,因为很多人继续拒绝曼德拉有关建立一个统一、非种族主义的民主愿景。但是,这一愿景激励过种族隔离之后的南非,而为了这个美丽又多灾多难的国家和民族,我们应当再一次利用到这一愿景。


原作者丹尼斯·克鲁依瓦根(Dennis Cruywagen),为南非著名记者、政治评论家,也是非国大前任议会发言人。他之前担任过《比勒陀利亚新闻》(Pretoria News)的副主编、《开普阿尔戈斯报》(Cape Argus)的政治报道员。他获得过美国哈弗大学尼曼奖学金和梅森奖学金,拥有哈弗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硕士学位。他也著有《战争与和平中的兄弟》(Brothers in War and Peace)和《属灵意义上的曼德拉:曼德拉一生中的信仰和宗教》(The Spiritual Mandela: Faith and Religion in the Life of Nelson Mandela)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