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中国教会传承探讨系列(三)| 一个负面典型的教训:这所教会为何从无比风光变为无比凄凉?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6月19日 09:31 |
播放

传承的正确定义是整个传授者的生命、整个单位的使命与整个运作的文化的延续与发展。可是在现实当中,碍于种种复杂的原因,传承常常被谬解和简化成“找个接班人”这么简单。

日前,一北方教会的退休教会领袖陈牧师分享了他自己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的经历,给人们展示了错误的教会传承是怎么样的。希望今天的中国教会能够在这样的传承的负面典型中吸取教训,让每一所中国教会都能够正确传承,越传承越复兴、越传承越发展。

陈牧师今年五十多岁,年纪其实并不算大,但是已经早早的从教会领袖的位置上主动退下来了。他是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服事教会,有着丰富的牧会经验。在他长达三十余年的服事生涯当中,看到和接触过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教会。

陈牧师曾经看到过一些非常复兴的教会,比如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就有挺多的教会确实非常复兴,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可是陈牧师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这些教会基本上全部都没有了、消失了。之所以如此,他认为教会传承和管理工作没有做好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

曾经的中国教会:教会传承和管理工作没有做好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那个时候很多教会才刚刚起步,现在很多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教会管理观念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大家只是强调彼此相爱,基本上没有任何管理可言。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们认为管理是和爱彼此相冲突、相违背的,所以刻意的不去管理,认为管理是“人意”而不是“神意”。是“人的学问”而不是“上帝的学问”。但是事实最终证明因为当时对教会管理没有正确的理解和认识,所以后来在这一点上吃了很大的亏。

在管理这个方面,南方教会和北方教会是非常不一样的。很多南方教会认为教会是需要管理的。这个现在来看当然没有错,但是问题是它们的管理方式错了,很多教会是独裁式的那种管理模式,或者说是家长制管理。在这样的教会里面,如果一个人不太听教会的话的话,那不好意思,请你靠边站,教会不欢迎你。而同时期的很多北方教会基本上没有任何管理,教会完全是一盘散沙的状态,大家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每一个人都按照自己的领受和感动来做。但是事实最终证明这样的做法也是错误的,不管不行,随便的管理也不行。

一个传承的负面典型:一所教会从无比风光变为无比凄凉

陈牧师看来,在教会传承这个方面,中国教会吃的亏太多也太大了,展开来说的话可以说数不胜数,他自己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的也不少。在这无数的教训和负面案例当中,让陈牧师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个。一个是华中的一所教会,一个是北方华北某地的一所教会。这两所教会都是因为教会管理工作和传承没有做好从而走向衰亡的。

首先说起华中的一所教会给陈牧师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陈牧师说这所教会最荣耀、最高光的时刻和最衰败、最悲惨的时刻他都亲眼见证了,也正因为如此,这所教会的生死和兴衰陈牧师的记忆特别深刻,堪称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在华中一个地方那边有一所教会,最开始的时候教会负责人是一名老姊妹,大家都叫她刘阿姨。刘阿姨以前在文革的时候也为主遭受过许多的逼迫,吃了很多的苦,是非常忠心的一位姊妹。

陈牧师当初第一次去这所教会的时候非常吃惊,那是九十年代末——教会的一次同工会都有上百人参加,而且这上百人并不是教会所有的同工,而是比较核心级别的同工。教会覆盖区域非常广阔,在周边多个省份都有,一共分为七大片区,无论是同工人数还是信徒人数都非常多。而且,虽然刘阿姨是一名姊妹,但是她手下的同工几乎全部都是弟兄。一个老姊妹,然后手底下上百名弟兄同工,这样的场景确实是非常令人轰动、让人震惊的。

这么大的一所教会为什么后来会走向衰亡呢?陈牧师认为最大的原因就是不会管理,而一所教会不会管理的话那传承就不用指望了。刘阿姨这个人可以说完全不懂管理,更没有任何管理的意识。令今天的人们深感意外的是这样一个完全不懂管理的人居然能把教会发展的那么大。可能这就是当时那个年代教会中人们的特点吧,教会里面每一个牧者、同工和信徒都非常单纯,以至于就算没有管理但是教会竟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所以虽然刘阿姨不懂管理,教会还是一度发展的非常好、非常迅速。

但是,问题是时代在不断的发展变化。走到后面,时代变了,这样没有管理的方式就严重拖累了教会发展,成为了教会的死结。因为不懂管理,所以刘阿姨也没有任何要培养教会接班人的意识。陈牧师说几年的时间当中他前后去了好几次这所教会,结果是他去一次就能够看到教会衰败一次,去一次衰败一次,很多人都出去了,独立发展去了。可是,越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刘阿姨就管的越多,而且管的越发严格,管的越多越严的时候教会反而越不行了。

刚开始刘阿姨是不管,后来是管但是却不会管。

刘阿姨教会一名姊妹同工的切身经历:回不去的家 保不住的服事

牧师那个时候经常会做神学培训,培训工作搞得还满有名气,也给刘阿姨的教会培训过学员。

有一次刘阿姨教会的一名姊妹同工过来陈牧师这边参加神学培训,这名姊妹同工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孩子。然后培训快结束的时候刘阿姨就给这名姊妹打电话,让她去往南方一座很远的城市服事。这个姊妹非常痛苦,就找了陈牧师,对陈牧师说:“如果我听从教会领袖的话的话,那我的家庭就要保不住了。”陈牧师听了以后大吃一惊,为什么说“如果我听从教会领袖的话的话,那我的家庭就要保不住了?”原来,对这个姊妹的家庭来说,这个姊妹过来培训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到达顶点了,她丈夫的承受能力已经到达极限了。

“现在培训马上就要结束了,如果我不能够回去的话,那我的家庭就要破裂了。因此,我必须回家。但是,如果现在我不听教会领袖的话的话,那我的服事就保不住了。在服事与家庭之间,我只能保住一个。”如果不听话的话,那么她就会被教会领袖边缘化甚至赶出去。陈牧师告诉她,让她马上回家,因为家庭非常重要。

匆忙之间,选错了接班人

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事情陈牧师又去了一趟刘阿姨的教会。这个时候刘阿姨因为年纪已经挺大了,她的眼睛出了问题,不太能够看清楚东西了,甚至出门的时候还需要一个人领着她。然后没过多长时间,刘阿姨的腿在走路的时候也不小心摔断了。人不服老不行,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年纪已经太大了,再这么下去无论是自己还是教会都不行,必须要交班了。

问题是,要给谁交班呢?这么大的一所教会,要交给谁才能够放心呢?放眼望去,上百名核心同工,可是一时之间刘阿姨竟然找不出来一个可以接班的人。原来,虽然教会确实有上百名比较核心的同工,但是刘阿姨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教会传承的事情,从来没有留心教会接班人的问题,更不用说培养了。

刘阿姨的疾病发展的很快,时间不等人。于是,匆忙之间她选择了一个教会接班人,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接班人居然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弟兄。这个弟兄非常年轻,只有二十多岁,还是单身,当时正在谈恋爱过程中。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刘阿姨居然会选择一个如此年轻的弟兄做自己的接班人。

接班人如此年轻是否合适,这个暂且不谈。因为问题很快就出现了——这个弟兄有很大的问题,一边谈恋爱,一边在网络上跟另外一个姊妹聊天。后来这两个人居然还开了房,发生了性关系。其实,和他开房的这个姊妹已经四十多岁了,她儿子都上大学了,这样的两个人如何成为这样的情况,也实在让人感到困惑。两个人的奸情不小心爆了出来,爆出来以后这个姊妹的丈夫要去抓他,他吓得不行了最后就跟教会说了。如此狗血的事情还没有听完,刘阿姨就已经气得整个人都不行了。教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同工谁都不服谁,这所教会算是完全分裂了。“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所曾经规模堪称宏大的教会在短时间内四分五裂,越分裂越没有力量,分裂着分裂着就逐渐消失匿迹了,消失在了历史当中。

结语:
刘阿姨和她所服事的教会的惨痛经历让我们看到了在合适的时间选择合适的“接班人”的重要性。很大程度上,接班人并不是“选”出来的,而是用心培养出来的。选和培养的关键区别在于——选只是某个时刻作出的一个选择和决定,几乎不需要为此付出任何成本和精力,而培养则完全不同,培养意味着需要花费许多的时间、成本以及精力和心血。正因为如此,所以教会接班人的培养越早开始越好,哪怕开始的时候并不确定谁才能够接班,那就培养几个甚至一群预备领袖,而不要等到实在撑不住了,才想起来教会接班的事情,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