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中国教会传承探讨系列(五)|一北方牧者谈:做好传承的三点经验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6月29日 07:02 |
播放

“在我们教会,不管是谁,只要到了55岁就必须从教会领袖的位置上退下来。”

说出这句话的,是北方一个地方一所教会的退休教会领袖陈牧师。他在之前分享了2个自己所看到的教会传承失败的深刻例子后,对于传承更加看到非常关键和重要,因此开始着手探索传承,也由此积累了一些看见和经验。

他说:“在传承或者说接班人这个方面我们教会很早就开始布局了,这样说并不是说我们就多么有先见之明,而是因为我们看见了很多教会都是因为传承没有做好导致衰亡的沉重后果。这些沉重的事实把我们吓到了,我们不愿意类似的事情也出现在我们教会当中,因此不得不作出一些针对性的安排。”

曾经的经历:前一辈长老突然集体退休,年轻同工莫名成为了教会领袖

陈牧师说,有一个他们教会自己的经历对他还有其他牧者、信徒的影响特别大,当时经历的时候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很多人其实是非常不理解的。就是当时他们教会有好几名长老,他们都很有资历,有的长老遭受了许多逼迫。那时候就是这几名老长老带领着包括陈牧师在内的一些二三十岁的年轻同工,说是老长老,其实他们当时也就只有五六十岁。然后,有一天他们突然就决定退下去,把教会权力交给了年轻同工们。他们说,“我们没有什么文化,可是你们不一样,你们都是神学院毕业的,你们也有文化,交给你们我们很放心。”

那个时候陈牧师他们这些人都是年轻同工,面对这突然来到的消息,他们不敢接,也从来没有想过接,都觉得怎么可能呢?可是事实就是这样,长老们把教会交给了他们。“当时说实话我们都是非常不理解的,人非常年轻,也没有多少经历,权力欲更是没有,完全没想到他们会把教会交给我们,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可是他们就硬是交了,不管教会了,直接撂挑子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就这样,陈牧师还有其他几名年轻同工“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教会领袖。陈牧师说他现在还记得,当初他带着教会同工们开会,要给他们安排新的一个月的服事,他特别紧张,特别不自在,说话都结结巴巴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初陈牧师他们充满了不理解,可是回过头来再去看的时候,十年、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当中,他们附近的很多教会现状其实都不太好。很多老人占着教会领袖的位置就是不愿意下去,而且很多牧者年纪越大越看不惯年轻人,对年轻同工挑三拣四,很不满意也很不放心。然后与此同时,无论是年轻同工还是年轻信徒也看不惯他们,年轻人与老牧者之间的张力非常大。老牧者就是不走,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年轻同工就走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走的,很多人都是带着教会出去了。

“其实,这不就是教会分裂吗?可是再看我们教会,我们发现我们教会受益了。因为我们教会一直很注重真理,年轻同工当然没有老一辈牧者他们那样的资历,但是我们有真理,我们教会很早就开始强调真理。然后拿我们教会跟周边其他教会对比的时候就发现,我们教会真的受益了。这样的对比让我们更加明白了传承的重要性,在我们教会里面逐渐就形成了良性循环。一边是有很多教会的血泪教训,一边也是我们自己教会的宝贵经验,双管齐下,然后我们就比较早的开始布局,注重年轻同工的培养和接班,让他们比较早就能够上来。”

经验1:花大力气培养年轻同工是传承的关键

对于年轻同工,陈牧师说首先年轻同工要成为一名很好的信徒,造就比较扎实的信仰根基,尽可能的得到众人的见证。然后,在个人信仰基础上,他们也需要得到很好的系统性的神学装备,这个是他们能够很好的服事教会的基础。

然后,成为教会同工以后,在服事上年轻同工也必须要经历一段比较长的过程。根据每一个年轻同工的恩赐和特点,让他们在合适的职分上走一段服事的道路,然后根据这些年轻同工的表现来决定未来的服事道路。如果表现比较好、达到了要求的话,教会就会把他们放到核心团队里面,让他们跟着教会领袖一起服事。对于年轻同工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必要的学习和成长的过程。而如果他们的表现无法达到成为教会领袖的要求的话,那就继续按照自身的恩赐和特点来服事。

陈牧师说,他现在已经超过了五十五岁,已经从教会领袖的位置上退下来了,变成了一名普通同工。而他们教会的新任教会领袖,在成为教会领袖之前,在教会核心领袖团队里面已经经历了前后三届,一共九年的时间。这九年的时间当中,那几名比较年轻的同工或者说预备领袖全程参与其中,包括教会领袖怎么开会、商讨一些重要的事情、举办一些比较重要的活动等等,几名预备领袖都全程参与了。他们还不是正式领袖,因此并没有做决定的权力,但是却有提建议的权力,然后如果他们有什么困惑不理解的地方陈牧师等教会领袖也会耐心给他们解释。通过这样的长达九年的见习过程,这些预备领袖已经完全熟悉了教会的运作机制,用陈牧师的话来说,他们对教会的各个方面都可谓“了解的透透的”。到了这样的程度以后,教会领袖就可以退下来,然后把教会放心的交给他们了,他们也就此从预备领袖变成了正式的教会领袖。

从年龄上来说,现在这几名新任教会领袖只有四十来岁。对于教会领袖来说,四十岁完全不大,甚至可以说还非常年轻。但是从服事经历上讲的话,这些年轻的教会领袖他们的服事经历其实是非常丰富的,从二十岁左右开始成为同工服事教会,然后又做了长达九年的预备领袖,拥有累计超过二十年的教会服事经历。

经验2:建立领袖退休制度:教会领袖五十五岁必须退休 

陈牧师的教会规定五十五岁就必须从教会领袖的位置上退下来。退下来以后可以继续做同工,但是只能够是普通同工,而不能够继续做领袖,必须要服从教会领袖的管理。这项规定是针对所有人的,不管是谁担任领袖到了五十五岁就必须退。陈牧师是主导走这条教牧同工退休路线的,现在他从教会领袖的位置上已经退下来了,工作上不需要再为教会做任何决策,但是心理上陈牧师却并不觉得轻松。“这些新的教会领袖,他们必须得成功啊!”因为如果他们不能够取得成功的话,那么陈牧师这些老的教会领袖是需要承担重大的责任的。因此,陈牧师他们这些已经退下来的教会领袖,组成了一个监督委员会,简称为监事会,每一个退休教会领袖都是监事会的成员。现任教会领袖只要大方向没有什么比较大的问题,监事会就完全不会对教会领袖进行任何干预。只有教会领袖出现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明显违背了教会相关规定的时候,监事会才会对其进行干预。

陈牧师对于教会领袖退休制度的理念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圣书当中的民数记。那些担任祭司的利未人,他们的年龄范围就是三十岁到五十岁,担任祭司是有严格的年龄限制的,年纪太轻或者太大的话都不能够担任祭司。“在当时那个时代,三十岁到五十岁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人一生中的黄金年龄段。在这个年龄段担当祭司是最合适的。”

陈牧师现在岁数已经过了五十五岁。他发现自己尤其是过了五十岁以后,想不服老都不行,年龄增长一岁,人就会更老一分。他充满感慨地说:“人的好时候真的就是大概三十岁到五十岁,这个年龄段的人既有丰富的经验和想法,同时也有足够的干劲。超过五十岁以后,人会变得非常老练,走得会很稳,不容易犯错,但是不足之处是冲劲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想法也很容易变小。无论是身体,还是想法,又或者是干劲,超过五十岁的人基本上都不太行了。而二十多岁的人,他们非常年轻,非常有活力,有冲劲,但是他们的问题在于没有什么经验,而且就算有想法但是想法也常常非常不成熟,非常稚嫩,需要学习和磨练。”

经验3:紧迫感——为什么要传承?为什么是现在?

这一届教会领袖们退休的时候,陈牧师他也给一些人做过一些思想工作。“其实,咱们这些老同工再干十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而且看目前的情况的话,教会暂时在我们这些老同工手中要比在那些年轻同工手中更好。但是问题在于,十年以后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教会继续在咱们这些老同工手里的话,那这十年就把那些年轻同工给耽误了。等到十年之后,他们也到了五十岁左右的这个年龄,这个时候再想用就用不了了,他们就已经被咱们废掉了。短时间之内,教会在咱们手里要比在那些年轻同工手里要更好,但是这样过上十年的话,那教会真就没有什么希望了。教会现在换届的话,完全有人可换,这批年轻同工都非常优秀,时候也刚刚好,但是如果过上十年再换届的话,到时候就无人可换了。”

陈牧师接触过的一所教会也到了按照规定需要换届的时候,但是教会领袖心里其实不太能够接受。在他们看来,他们觉得无论怎么样把教会交给年轻同工也不如在他们自己手里更加让人放心。陈牧师说现在可能确实是这样,但是我们的眼光一定要放得长远一些,现在不换的话那十年以后呢?十年以后再换届会怎么样?陈牧师说的这句话把他们点醒了。是啊,现在年轻同工确实是有一些还不够成熟的地方,但是十年以后那就不一样了,年轻同工只要沿着正确的道路往前走的话,他们一定是会成长的。而如果现在不换届的话,现任的教会领袖还可以撑上几年,可是这几年的时间就足以把年轻同工完全毁掉了。人是用进废退,如果不用的话,那年轻同工他们的领袖才能就会退化掉。

而据陈牧师了解的是,在他知道的很多的家庭教会里面,传承工作做得好的教会没有几个,更多的是教会领袖都已经六十多岁了但是还是不想下来。曾经也有教会领袖刚开始退下来了,但是不是正式的退休,估计心里应该是存着让年轻同工试试的想法。然后一年以后,他想要重新回来,可是发现回不来了,很多教会同工在背后运作,把这名教会领袖弄下去了。他非常生气,经过了好大一番折腾,终于重新上来了。可是,经过前后这么一番折腾,教会也分裂了。

其实这名教会领袖已经六十多岁了,按说完全可以退下来了。但是人老心不老,就是不愿意从教会领袖的位置上退下来,不愿意把教会交给年轻同工。他可能是没有什么退休的概念,觉得教会就是自己的,怎么能够把自己辛辛苦苦才取得的成果白白交给别人呢?

陈牧师说:“不愿意退休,不愿意传承,可能这个其实才是许多教会乃至于整个中国教会现在的常态。”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