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0日

影评| 观《朝云暮雨》:另一个视角的救赎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7月07日 07:16 |
播放

我最喜欢的演员范伟每一部电影,总是以精湛的演技,将小人物的内心淋漓尽致的展现在生活中,展现在荧幕上。电影《朝云暮雨》更是将镜头对准了我们极少关注的刑释人员。电影以镜头的模式,对准了他们出狱之后重建社会价值、重建人生的艰辛过程。

《朝云暮雨》的电影改编自小说《穿婚纱的杀人少女》。但是导演张国立年届七十,显然并未选择小说主人公的视角,而是选择了小说另一个主人公五十多岁的刑释人员老秦的视角。也许杀人犯少女视角,是他这个年龄段所不能把握的,但是我们依然需要在电影之外,审视这两种视角的人生重建过程。

刑释人员,违反法律,不论什么原因只要进入劳改行列,在我们的社会价值系统中,就被贴上负面的标签。即使他改造过程中,表现优秀,当完成改造,结束惩罚之后,他也很难回归社会。这种回归社会的困难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社会往往会为他贴上标签,这个标签一旦贴上就很难撕除。也许这就是违反法律所要付出的社会成本。另一个原因,则是他自身对自己定位的价值重建。在监狱中的管教过程,就是一种自我认同强化的过程,自我的劳改犯身份在经过数年或者数十年的强化之后,已经在内心固化。当他走向社会,回归正常的时候,这种身份的自我认同并不会马上消失。在后期的适应社会正常生活中,他需要不断地在两种身份之间转变。

电影的主人公,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情况。老秦因为年轻的时候,与小偷搏斗失手杀人,进去之后被劳改了十来年,出狱之后因为经济拮据,无法给母亲治病,受到狱友的诱惑,因为贩毒而重新进入监狱,近三十年的监狱生活,让他错过了美好的青春。及至他出狱的时候,剩下的只有老房子拆迁的补偿款。这意味着他此时已经举目无亲、无立锥之地。当然这笔补偿款也是他进入社会的基础和资源。

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此时最想完成的人生任务,就是补偿曾经失去的人生,完成父母最希望他完成的人生任务——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但是,对于他的身份,可想而知,除了遇到婚托的诈骗,他并未顺利融入社会。

而另一位主人公,也就是小说的主人公,杀人的少女。十四岁的常娟因为不能接受父母被醉驾司机撞死的事实,执意复仇。她把与她同一个学校的司机女儿,骗到郊外杀害了。但是当警方将她抓获之后,才知道自己杀错了人。正是因为这次错杀,将她打入地狱。她为父母的无辜而死悲愤的时候,自己却成为另一个家庭的悲愤对象,这对于她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正是这种内心的愧疚,击垮了她的人生。在监狱中,她屡次自杀未遂。出狱之后,她人生的重建也是支离破碎,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将被她杀害的无辜女孩剩余的赔偿钱款补齐。

老秦的自我重建是回归社会,建立家庭,生儿育女,将失去的人生补偿回来;而常娟的自我已经无法重建,她最大的愿望是将所欠的赔偿款补齐,然后离开人世。他们都需要救赎,只不过两人的救赎方向是相反的,老秦是求生,常娟是求死。

两人的相遇,可谓各有目的。两人都有相同的经历,也都有相同的身份。但是老秦对待常娟是真的,他想真的回归社会,从婚姻家庭和子女中获得人生的踏实感。而常娟则不同,她想的不是回归社会,而是偿还自己所欠的债务,这债务既是社会的债务,也是她生命的债务,她需要用死亡来平衡自己的人生,需要用死亡来结束自己无法承受的人生的道德失衡。因此,她接近老秦,不是为了诈骗她,此时她的价值观和道德没有破碎,她接近老秦,和他结婚只是为了早点离开这个世界。

当常娟拿到十八万元的时候,就选择了自杀,带着婚纱自杀。可见常娟的内心对老秦是充满愧疚的,她不仅希望自己能能穿上婚纱结婚,同样也希望自己能与老秦成家,因为她出狱后的安全和快乐都是老秦给的。老秦扮演了一个父亲的角色,给她的不仅是婚姻和家庭,不仅是十八万元的金钱,更重要的是给了她家庭的温暖,和生下去的希望。但是这希望和自己内心的愧疚比起来,还不足以平衡她失去平衡的人生天平。

最终,自杀未遂的常娟,只剩下了一个肉体,因脑损伤严重,她变成了植物人。老秦终于在社会上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和身份。他选择照顾常娟,担负起一个丈夫的责任。

电影的故事主题,显然在两个人的救赎中,只完成了一个救赎,那就是对老秦的救赎。老秦刚出狱时被社会的排斥和拒绝,乃至被社会隔离,到他征婚遇到欺骗,他寻求社会的救赎是失败的。社会并不容纳他的过去。直到他找到了没人愿意做的清理商业厨房的油污。这样的职业,在社会的观念中,也只有老秦这种刑释人员才会去做,也只有他才适合做。清洁的工作不仅是他在社会立足的物质保证,也是他过去监狱生活的延续。因为他在监狱里就是做清洁的。职业的救赎,在社会中是不成功的,他从事着底层的和监狱一样的工作。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电影安排了另一种救赎,这种救赎显得更加伟大,更加凸显出他的光辉形象。这个救赎就是对植物人从常娟的照顾。作为常娟唯一的合法家属,他可以选择放弃,可以拔管,这样他就可以轻装上阵。但是他没有。也许他知道,没有常娟,他也不会成家,因为没人原因嫁给他,正是常娟和他的看似假意的婚姻,成为他进入社会,进行自我重建的起点,最终是常娟救赎了老秦。

但是,我们也应该思考另一个视角,常娟不应该只是老秦自我救赎和重建的配角,她破碎的人生谁来救赎,又怎样救赎,我们的社会应该怎样关怀和接纳常娟这样的人?怎样才能避免她的人生悲剧?如果我们的教会,遇到这样的人,又应该怎样帮助她?但是可以想见的是,人生的重建与救赎,不是一个宗教教义所能解决的,它必定是个复杂的过程!



欢迎通过邮箱联系作者:lidaonansir@163.com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