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4日
简介
李道南

李道南,西方哲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成长于苏北农村,现定居苏州,供职于一家日资企业。十五年前在中专学校读书时接触基督教并慕道,后于读研期间受洗归主,之后参与大学生团契服侍,至今有十年之久。业余参与文字事工,并作力所能及的学术研究,关注当下城市化给传统社会带来的冲击以及基督教在社会巨大转型背景下的角色和功能。以宗教社会学的视角观察基督教所遇到的危机和机遇。

李道南—作者文章

  • 时评| 对姜萍现象的思考:我们应该关注当事者本身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句话用来形容姜萍现象也许再恰当不过。但是这句话的背后,却饱含了人们对成名的关注,而对于成名之前的个人,却关注不够。
  • 通过三部电影看: 如何改造人类?

    人类对自身并不满意,这种不满意自从人类有了自我意识以来就存在。这也是人类宗教的起源。正是对自身的不满意,让他们构建了一个完满的宗教图景。
  • 信仰与神迹奇事的关系是什么?

    面对神迹奇事,人却有两个不一样的态度。一个是通过神迹奇事认识到了后面的神,一个是只停留在奇事上,而不是导向背后的神。前者不一定会走向信仰,但是它让人看到自身的软弱光景,后者则停留在惊奇和娱乐的情绪中,并且他不认为这是真的。
  • 从妈宝男谈起| 拒绝做“妈宝基督徒”

    亚当夏娃不同,他们与我们最大的区别是“父母”。我们的父母都是“人”,而他们作为人类的始祖,是没有父母一说的,因为他们不是“生的”,而是上帝直接造的。因此,圣经创世纪这段话,要人离开父母,那么要亚当夏娃离开谁呢?
  • “为什么信仰上帝?”的问题

    当我的朋友没有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可以从哲学、历史、自然科学的角度,滔滔不绝地给他讲述半天。但是,有一天他真的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张口结舌,内心显得苍白无力。的确,我不知道怎样回答,真要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我没有了答案。
  • 影评| 从《庆余年》说起:特权的斗争与平民的复活

    这几年让我印象最深的本土电视剧有三部,《琅琊榜》、《庆余年》和《都挺好》。前两部算是宫廷权力斗争剧,第三部是平民的家庭伦理剧。今天我们谈谈宫斗剧,从这两部电视剧中,看看这些权力斗争的性质。
  • 耶稣的这句话重新定义了共同体的本质

    正是因为利益为中心的特点,我们才衍生出那些黄金处世法则: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等。
  • 角声| 如何应对时代带来的福传方式变革?既要努力传,也要认真问

    在传统教会的传福音模式中,我们看到都是单方面的输出,显示出了霸气的一面,但是也显示了不自信的另一面。
  • 不离开耶稣的脚踪| 当下教会的危机:弄错了耶稣的阶层归属

    耶稣是平民阶层,也是大众阶层,在今天来说他属于市民阶层的一员。搞清楚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当下教会的危机就是弄错了耶稣的阶层归属,从而被市民阶层忽视。
  • 书评|《早安,怪兽》:拔出我们生命中那些刺,非饶恕就无法做到

    我们手掌中如果不小心扎进去一根刺,这是很疼的体验,尤其是不小心碰到这根刺之后。俗语说,肉里不能掺假。为了解决这种疼痛,最好的办法就是拔出这根刺,拿掉我们肉体中掺的假。